当前位置:主页 > 校园动态 >
《诗经》里的中医养生

  养生又称摄生、道生,人们养生的目的在于健康长寿。我国中医养生学的起源、发展几乎与《诗经》同步,因此在《诗经》中蕴含着丰富的中医养生学内容。在中医“天人合一”“顺应自然”理念的影响下,在饮食、医药、环境卫生、音乐等方面,古人逐渐积累起丰富的养生经验。

  追求健康长寿

  在《诗经》中,人们对生死已经有了较客观认识。如《小雅·常棣》中“死丧之威”,意思是切身感受到死亡的威胁。《唐风·葛生》中“百岁之后,归于其室”,认识到人的寿命应该在百岁左右。《曹风·蜉蝣》中“蜉蝣掘阅,麻衣如雪。心之忧矣,于我归说。”诗人借助朝生暮死的小虫,写出了脆弱的人生在消亡前的短暂美丽和对于终需面临消亡的困惑,感叹生命的短促。

  在感伤、叹息的同时,古人对健康长寿的追求和向往已言表于诗歌,成为当时社会普遍现象。在《诗经》中有很多诗句,如《秦风·终南》中“寿考不忘”、《曹风·鸤鸠》中“胡不万年”、《豳风·七月》“为此春酒,以介眉寿”、《商颂·烈祖》中“绥我眉寿,黄耇无疆”、《周颂·载见》中“以介眉寿,永言保之”、《小雅·天保》中“君曰卜尔,万寿无疆”、《小雅·甫田》中“报以介福,万寿无疆”等。在整部《诗经》中,有“万年”13处、“万寿”3处、“万寿无疆”6处、“眉寿”7次、“寿考”8处。可见,古人对健康长寿的殷切希望和追求。

  现代学者杨树达先生在《积微居小学金石论丛》(中华书局1983年)中指出:“《尚书·洪范》列举五福,首即曰“寿”。《诗经》三百篇中屡有万寿、眉寿、寿考之文,殷商鼎彝殆无一器不言万寿、眉寿者。人类重视久寿,古今固无异致矣。”说明在《诗经》时期,“长寿”的观念已深入人心,“长寿”成为社会中美好的祝福语,是人们养生的目的和动力。

  顺应自然

  中国古代以农为本,自然界提供了人类生活所需要的一切资源,人们对于世间万物也充满了敬畏之心,认为自然界万事万物都是永恒的,正如《小雅·天保》中“如月之恒,日之升,如南山之寿,不骞不崩,如松柏之茂,无不尓或承。”古人在日常生活中也逐渐积累顺应自然的丰富经验,如《豳风·七月》中按照一年十二个月的顺序,依次介绍了日常生活和劳作中的顺应自然情况,享受丰收的回报,展示人与自然和谐相处的画面,“七月流火,九月授衣……四月秀葽,五月呜蜩。八月其获,十月陨萚……”

  医药保健

  《诗经》中记载的动植物类、矿物类名达几百种。尽管《诗经》中记载的中医药知识还是零碎的、简单的、不确切的,但真实反眏了当时我国古人的保健养生情况。《诗经》中很少有直接用中草药来养生或疗疾记载,但从诗句字里行间透露出许多相关信息。如《卫风·伯兮》中“焉得谖草?言树之背”,谖草即萱草,古人认为萱草能舒畅情志,令人忘忧。

  饮食养生

  从《诗经》中可以看出,当时人们的食物来源已趋向稳定,种类也很丰富,己经摆脱了果腹的单纯生理需求,转向更有益于身心的多样选择。传统饮食养生遵循的粮食作物为主食,各种蔬菜、肉类、鱼类为副的基本饮食结构,在《诗经》后800多年的医学著作《黄帝内经》所总结为“五谷为养、五果为辅、五畜为益、五菜为充、气味合而服之。”

  从食制而言,《诗经》时期普遍遵行的是一日两餐的习惯。第一餐为朝食,见《陈风·株林》:“乘我乘惧,朝食于株”,一般在早上7~9点之间;食第二顿饭,又称晡时,一般在下午3~5点之间,见《魏风·伐》中“彼君子兮,不素飧兮”。定时而有规律的饮食,对于人体健康的重要性不言而喻。直到今天,在黄河流域的部分地方仍保留有一日两餐的习惯。

  《诗经》中还描述了当时的饮食追求与理念“以和为美”。例如《商颂·烈祖》中“亦有和羹,既戒既平”,“和羹”是调和羹汤之意,“戒”是指和羹必备的五味,“平”是指羹的味道要平和。“以和为美”饮食理念对健康长寿有什么好处呢?据《周礼·天官·食医》记载:“凡和,春多酸、夏多苦、秋多辛、冬多咸,调以滑甘。”其养生意义在《黄帝内经》中说得更清晰:“谨和五味?骨气以精,谨道如法,长有天命。”可见“以和为美”的饮食理念具有丰富的养生内涵。

  居住卫生

  《诗经》中,对居住环境与人类健康的关系也有着很多记述。《诗经》中对有利健康的房屋选址要求不但与水源、耕田接近,还要考虑环境对人体健康的影响,如《大雅·公刘》中“相其阴阳,观其流泉”。同时,当时人们已经注意到环境卫生的重要性,如《豳风·七月》中“穹窒重鼠,塞向墐户。”记述了用烟在屋内熏鼠,祛除鼠患的情景。

  音乐养生

( 发布日期:2019-03-05 13:19 )